第1章 別提孩子,你不配

的撞在後墻上,疼的眼眶一紅,蓄著淚。“為什麼不能要?這是你的孩子啊,席南嶼!”薑暖的委屈哽在嚨,又苦又疼。忽然指著門外:“就因為陸欣瑤回來了對不對!”席南嶼眸一沉,深吸口氣:“薑暖,夠了。”薑暖眸子通紅直直的看著他:“你敢我的孩子,我不會放過你,席南嶼!”醫生見狀,也不敢得罪席南嶼:“席先生,要不兩位還是再考慮一下。”席南嶼麵如冰,冷然厲:“不必考慮,現在就做。”後兩個護士按住了,而此時的薑暖,已...“把這個孩子打掉。”

男人低沉決絕的聲音讓薑暖攥了角。

掙紮著從手臺上坐起:“席南嶼,你在說什麼?”

可男人麵依舊涔冷,雙手要將按回去:“我說、不能要。”

甩開席南嶼,手臂重重的撞在後墻上,疼的眼眶一紅,蓄著淚。

“為什麼不能要?這是你的孩子啊,席南嶼!”薑暖的委屈哽在嚨,又苦又疼。

忽然指著門外:“就因為陸欣瑤回來了對不對!”

席南嶼眸一沉,深吸口氣:“薑暖,夠了。”

薑暖眸子通紅直直的看著他:“你敢我的孩子,我不會放過你,席南嶼!”

醫生見狀,也不敢得罪席南嶼:“席先生,要不兩位還是再考慮一下。”

席南嶼麵如冰,冷然厲:“不必考慮,現在就做。”

後兩個護士按住了,而此時的薑暖,已經不再掙紮。

剛剛被護士以低糖的名義,打了一針,此時藥效已經開始發作。

薑暖俏臉瞬間盡了,死死的咬著,直到嘗到了腥味。

整個不控製的抖著,薑暖用盡了全力氣:“席南嶼,我求你……”

“別浪費時間。”他眼底滿是冷漠,直接將心底最後一道防線擊潰。

席南嶼垂眸看著蒼白的小臉,煩躁的扯著領帶,可聲線依然冰冷:“我在外麵等。”

薑暖閉上了眼,纖長的睫染著水霧,遮住眼底的心碎寒涼。

門被關上時,看到了一抹湖藍角。

那好像一張巨大的網,將要上岸的,狠狠的在寒冷刺骨的海底……

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醒來的,隻覺得小腹空空的疼,很疼。

的孩子沒有了,是席南嶼親手送走的!

“席太太醒了?”

這一聲席太太,夾雜著譏諷和涼薄,陸欣瑤笑的有些刺眼。

“薑暖,你嫁給席南嶼三年了吧?他從未上你,你說你多悲哀?”

“你得到了他的人,卻得不到他的心,我都替你到可悲呢。”

“南嶼說,我既然回來了,就不能留著你……還有你肚子裡那個。”

“他怕我不開心,所以都理掉了呢!”

薑暖撐著起,明明打了麻藥,可那種冰冷的械在刮的疼痛,依然清晰,一下下的撕扯著的神經,額頭的冷汗也順著發落。

的狼狽,映襯著陸欣瑤的鮮。

陸欣瑤上那條子,是前日才見席南嶼在F國訂購的。

空運一條子,嗬,他可真是捨得。

本以為,是為了給懷孕的小獎勵,可……

原來一切都是的獨角戲。

“陸欣瑤,閉上你的,你不配提到我的孩子。”

小腹的疼痛再次讓覺到了絕,跌深淵的黑暗,盼了3年的孩子!

就這麼沒了!

“醒了?”門口,男人聲線依舊冰冷,不含一溫。

‘啪’一個掌,在男人的臉上。

薑暖赤腳沖到門口,聲音發:“滾,席南嶼,你給我滾出去!”又疼。忽然指著門外:“就因為陸欣瑤回來了對不對!”席南嶼眸一沉,深吸口氣:“薑暖,夠了。”薑暖眸子通紅直直的看著他:“你敢我的孩子,我不會放過你,席南嶼!”醫生見狀,也不敢得罪席南嶼:“席先生,要不兩位還是再考慮一下。”席南嶼麵如冰,冷然厲:“不必考慮,現在就做。”後兩個護士按住了,而此時的薑暖,已經不再掙紮。剛剛被護士以低糖的名義,打了一針,此時藥效已經開始發作。薑暖俏臉瞬間盡了,死死的咬著,直...